定窑刻花技法在当代瓷砚创作中的应用研究 学术文章/

定窑刻花技法在当代瓷砚创作中的应用研究

定窑刻花技法在当代瓷砚创作中的应用研究
李钊
(中国美术学院 ,手工艺学院,陶瓷设计系)
 
Lizhao
(China academy of art, College of arts and crafts, Ceramic design)
Abstract: Ding carved decorative ceramic art is a very important tradition of a decoration method, which has been making traditional Chinese artifacts in general and exquisite decorative species. Learn and explore how traditional engraving techniques into contemporary pottery objects of design, the traditional craft of engraving is activated, contemporary ceramic objects designed with major implications. The topic chosen to represent the humanistic spirit porcelain Yan as the carrier, through the development of a series of scientific research framework to study and understand Ding carved art system, to explore the traditional engraving techniques used in the creation of contemporary ceramic objects, while a combination of its shape practice and research, technology, and other aspects of the firing, we can open up horizons of thought and decorative ceramics and contemporary Ding carved through learning techniques, the traditional skills get activated in contemporary ceramic objects design.
 Key Words: Ding Kiln  Carved designs  Porcelain ink stone
 
 

摘要:定窑刻花技艺是传统陶瓷装饰中非常重要的一种装饰方法,其一直以来是中国传统器物制作中普遍并且精致的装饰种类。了解和探讨如何将传统刻花技艺融入到当代陶艺器物的设计中,使传统的刻花手艺得到激活,对于当代陶瓷器物的设计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本课题选择代表人文精神的瓷砚为载体,通过制定一系列科学的研究框架,系统的学习和了解定窑刻花技艺,探究传统刻花技艺在当代陶瓷器物创作中的应用,同时综合其造型、工艺、烧成等方面的实践与研究,可以开拓我们对陶瓷装饰的思路及视野,并通对当代定窑刻花技法的学习,使传统技艺在当代陶瓷器物设计中得到活化。
 
关键词:定窑 刻花 瓷砚
前言:定窑为宋代五大官窑之一,其刻花技艺在陶瓷装饰历史中具有很重要的地位,也是陶瓷装饰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进入当代,定窑的刻花产品开始频频露头,使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和了解到定窑的刻花产品,并对其白中泛黄的釉色,精美的刻花装饰产生极大兴趣。针对定窑刻花这一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的陶瓷装饰技艺,如何将其运用到我们的当代陶瓷器物设计中,赋予它应有的时代审美性,成为一个有研究价值的议题。
 
研究经过:
  • 研究方向
刻花技艺是一种用刀在物质材料上发挥艺术创作的功能表现,通过刻花构图的虚实和空间处理,形成独特的艺术语言。北宋后出现的斜刀刻花成为中国传统陶瓷刻花装饰的主流技法。这种刻花技法运用几种不同刀具,在湿胚体上刻划,线条依靠刀具使转而成,胚体上的倾斜角度,以及技工熟练的手法,都对刻花具有影响。刻划出来的线条,犀利流畅,层次有别,胚体上刀纹粗细宽窄、抑扬顿挫,皆随形运之,随心运之,具有丰富的韵律美和节奏感。宋代最有名的刻花工艺首推定窑。定窑的刻花是运用一种斜锋面的刀具来进行操作,刻出的纹饰是轮廓线旁边还有一条纤细的线条,这样使纹饰变得既犀利又流畅,也富有立体感。
针对定窑刻花技法在当代瓷砚创作中的应用,制定的研究方向是围绕定窑传统的刻花技法,将两者进行有机结合。通过图书馆的书籍资料以及实地考察,分析不同时期的定窑刻花技法特点,挑选最具代表性的宋代定窑刻花进行归类、对比,总结宋代刻花的艺术特点。对不同时期定窑刻花白瓷代表作品进行深入具体的研究学习,了解其造型特点,装饰方法及其制作工艺。尤其要关注中国具有代表性的传统瓷砚造型及其装饰手法,搜集大量的其他窑口的瓷砚造型资料,了解和探讨如何将传统刻花技艺融入到当代陶艺器物的设计中,使传统的刻花手艺得到激活,为本次的实践提供更多的参考资料。同时进行市场调研,收集市场大众对刻花作品的反馈情况分析问题,制作更具时代气息、符合当代审美的刻花作品,支撑课题的研究。
最终目的
将刻花技艺有机的融入到当代瓷砚中,使二者达到审美与实用的统一。学习和推广刻花这一优秀的传统装饰技法,在运用过程中,不断丰富我们对当代陶瓷器物设计的方法。学习了解刻花技法和工具的应用,开拓我们对陶瓷装饰的思路及视野,并通对当代定窑刻花技法的学习,及其该技艺在瓷砚上的运用实践,去思考陶瓷装饰更多的可能性。
  • 研究安排
针对本课题,在导师指导下较早制定了课题安排,确保课题研究顺利进行。
  1. 了解、收集关于定窑刻花技艺的资料,对其历史及工艺特点进行梳理。
  2. 了解、收集关于瓷砚的资料,丰富瓷砚的造型种类,熟悉结构及使用方法。  
  3. 调研工作。这一阶段主要为市场调研。了解国内市场大众对定窑白瓷刻花作品了解及接受程度,为后期设计制作打好基础。
  4. 实地考察。进行产区的实地考察。了解国内定窑白瓷产品的制作过程,尤其是刻花这种装饰手法的制作。
(5)设计方案的确定。根据收集到的瓷砚及其定窑刻花资料,制定多种设计方案,从中确定最佳的器物设计。在此过程中进行个案研究,对不同时期定窑刻花白瓷作品及其瓷砚进行深入具体的研究学习,了解其造型特点,装饰方法及其制作工艺。
(6)产品的制作实践。进行定窑刻花瓷砚的制作,实践过程分为设计、造型、刻花、釉色、烧成。
(7)评价总结。对收集的资料进行整理分析,同时依据所制作的刻花产品从设计、材料、工艺、色彩、烧成等全方位梳理、总结。
三、人员分工
    李钊 统筹整个课题的进行,资料的搜集以及整理,课题产品的制作
    于洋 资料的搜集与整理,市场调研,课题产品的制作
何鹏飞 资料的搜集与整理,课题产品的制作与烧制
曲晶 实验的总结与记录
  • 获取资料方式
  1. 借助学校图书馆的丰富资料,广泛搜集与定窑及其刻花相关的书籍、论文等。
  2. 借助网络资源,进行搜索,相关论文、文章及视频资料丰富。
  3. 亲自走访古定窑遗址,进行实地考察,搜集照片,古瓷片等第一手资料。
  4. 前往曲阳定瓷有限公司,参观走访现代定瓷生产工艺,了解其刻花工艺、成型方式以及烧成方式,与工艺美术大师进行交流。
  5. 曾参观上海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等,搜集其馆藏定瓷刻花文物资料。
  6. 进行定窑刻花瓷砚的制作,实践过程分为设计、造型、刻花、釉色、烧成。
 
研究内容:
    定窑刻花技艺的线条特点及装饰风格
定窑的刻花技艺是由熟练的技工结合独创的刻花工具,在长期的探索与 试验中所创造出来的。定窑的刻花,线条优美、干练,刀法奔逸、犀利,一气呵成,再搭配犹如乳色晨雪的白瓷,体现 出了一种含蓄之美。
最具有代表性的宋代定窑刻花装饰一般与蓖划花结合,常常在莲瓣、荷叶、以及云龙等轮廓线的一侧划以细线陪衬,呈现刻一刀,覆一刀的效果,增加了图案的层次感与立体感。(根据对定窑出土瓷片的观察与对比,以及对资料的查找,定窑刻花图案的刻一刀,覆一刀的效果并非是两次完成,有可能是工具的造型使然,可以一次完成)相比较与同时期的耀州窑与龙泉窑刻花,定窑的刻花装饰线条,奔放流畅,简洁清晰,透露着一种清秀的气质,同时与宋代文人含蓄的审美理念不谋而合。
通过我们探访曲阳定瓷有限公司,观察了解了现代刻花工艺,我们发现定窑的刻花工具较特别,根据特征及所表现出的线条特点可能分为单线刀、双线刀以及组线刀。单线刀的刀刃无豁口,双线刀与组线刀在刀刃上需磨制齿口,后加刀柄。由于刻刀在使用功能上,可以在胚体表面自由旋转、划刻,所以定窑刻花纹样,不管是莲花纹,牡丹,抑或是萱草,龙纹,水族纹,都可以生动的表现出来。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定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陈文增大师曾在1979年根据对三把刀的形式和制作要领的掌握,总结出“刀形形外,以线托形”的刻花理论。陈文增大师在《定窑手刻花纹浅说》中提到:“定窑刻花一种为侧锋用刀,一种为中锋用刀。侧锋用刀使用的是一个边锋,即外斜刀法,刻刀沿着所表动。线条表现有时宽,有时窄,有时深,有时浅。这种外斜刀法刻出的线条总是一边深,一边浅,深面是所表现形象的外轮廓,浅面与器壁相融合。单线刀、双线刀采用这种刀法。另一种为中锋用刀,或称直刀法,是指整个刀锋切入坯体,直立运动,划刀、组线刀采用这种方法”。同时我们通过对手中现有收集的定窑刻花瓷片纹样对比分析,古定窑刻花技艺中使用的工具极有可能就是单线刀、双线刀及其组线刀这几把工具。
通过我们对定窑刻花纹样资料的搜集,我们发现宋代定窑的刻花的表现及内容十分丰富,题材广泛。刻花纹样中主要包括两大类,分别是植物花卉纹,如牡丹、莲花、缠枝纹、梅花、菊等,另外一种为动物纹样,如龙凤纹、水族纹、狮虎等。其中,植物花草类的图案内容为宋代定窑主要的刻花装饰图案,人物、动物所占的比例较小。
在宋时期,定窑所有的刻花题材中,莲瓣纹是主要的装饰图案,这主要是受当时佛教文化的影响。而且定窑的莲瓣纹种类也十分丰富,从很多宋代定窑的器物中发现,莲瓣纹有单层、双层甚至多层之分,还有仰莲、覆莲之分,莲瓣的大小、长短也都不同。
在宋代定窑器型的对比分析上,宋代是定窑的繁荣时期,这个时期,定窑的生产规模宏大,种类繁多。常见的器物造型主要以碗、盘、梅瓶、壶、粉盒及枕为主。首先,在宋代定窑的代表刻花器物中,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宋定窑白釉刻花牡丹纹盘最具艺术特色,此件藏品盘折沿、浅腹、浅圈足。通体白釉,泛淡黄色,镶铜口,气质清新淡雅。近口沿处划刻卷草纹一周,内底刻划缠枝牡丹纹,其上两朵牡丹,花心相对,是定窑刻花白瓷的代表作品。
其次,定窑刻花作品造型中,除了折沿盘,碗及梅瓶也是其代表器型,而且刻花纹样的布局与组织也不尽相同。
定窑刻花纹饰布局严谨、层次分明、线条清晰、繁密有度。宋代定窑刻花装饰往往布局在碗的内部,内壁刻划莲花或者卷草纹,画面布满碗心,构图开阔疏朗,外壁少有纹饰,内外部都有刻花纹样的极其少见;碗、盘造型中的牡丹纹装饰布局一般有一花式、两花式及多花式。定窑梅瓶的刻花纹样层次分明,主要的装饰纹样围绕在腹部,装饰内容以缠枝莲纹或莲花纹为主,底部与肩部以上饰以莲花瓣或者仰蕉叶纹,并以弦纹分开,繁而不乱,布局严谨。通过对比不同器型的刻花纹样,可以发现,定窑的刻花作品在装饰布局上,充分考虑了人的视觉角度,始终把“以人为本”放在首位。
 
瓷砚的造型种类及装饰特点
砚为文房四宝之一,最早使用砚台的人并不是断文识字的文人,而是绘制彩陶的工匠,用砚台来研磨色料,绘制陶器或者壁画等。在魏晋时期,砚台逐渐成为了文人不可或缺的文房用具,我们可以发现魏晋文人留下了很多关于砚台的辞赋,足以看出文人对这一方砚台的喜爱。文人对砚要求质佳形美,往往亲力亲为的参与对砚的雕琢,抒写文人特有的情怀,同时文人在砚的砚边、砚侧及砚底直接记录与砚的有关事件和纪年,为砚研究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瓷砚在三国时期开始流行,其形状一般为圆形盘,下附三足,足一般呈兽蹄形。三国以后,青瓷的生产增加了堆塑捏塑等新的工艺,特别流行以动物形象为主的造型。东晋越窑青瓷大砚,釉色精美,胎质细腻。
唐代的瓷砚种类,在三国时期三足砚的基础上,增加了多足砚,同时还有从隋代继承下来的圆形多足的辟雍砚,其造型的底部多足相连,足部明显突出,一般有纹饰。
宋元时期,瓷砚的制作中心转移到景德镇。此时,瓷砚从材质、釉色和装饰的处理上都有相当大的进步。宋代是中国历史上制瓷最为繁荣的时期,各种窑口百花齐放,风格多样,这在瓷砚的种类上也有反应。如越窑青瓷刻水波纹马蹄砚,釉色温润,针刻纹饰生动精美,水纹如马远的《水图 洞庭风细》,显然造自古越州的能工巧匠之手。宋景德镇窑云头形双池青白瓷刻花砚造型巧夺天工,极具审美情趣。
明代瓷砚不仅在砚边、砚侧及砚底施以细腻的白釉,而且还有彩绘釉下青花和釉上彩五彩及斗彩等,有的瓷砚在砚侧和复手处还有落款。
清代的瓷砚种类较前朝种类更加丰富多样,除传统的青花装饰外,粉彩、斗彩、雕塑等装饰手法也开始出现繁荣。同时,宜兴窑的紫砂砚的出现也推动了砚台文化的发展。
 
产品的设计及实践过程
设计思路
砚与笔、墨、纸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
经过很长时间的历史,砚台已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文具,而成为了集雕刻,绘画于一身的精美工艺品,成为文人墨客收藏的对象。砚的制作材质广泛,木、陶、石、瓷等都可以用来雕琢成书桌上的一方砚台,尤其是宋代文人将自己的浪漫大胆的尝试,与工匠的巧思融合在一起,为我们留下了许多颇为精美的文房陈设品。
中国历代的文化人对砚台的珍爱,可以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刻砚、赏砚、藏砚,作为一种时尚的风气,砚台随着社会历史的演变,浓缩了中国各个朝代文化、经济乃至审美意识的各种信息。砚的角色在这个过程也不断变化,逐渐从文人的日用器物变成了收藏品、艺术品。我们此次课题产品的设计思路就是,利用陶瓷材料,及其定窑特有的刻花技艺,借助蕴含文人精神及审美理念的砚为载体,从造型,装饰,工艺等方面入手,打造出一方符合当代审美需求,造型简洁,装饰精巧,又具有一定实用性的瓷砚。
 
造型设计
在选择最优设计方案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传统砚的构成分为砚堂、砚池、砚额、砚岗及砚边几部分。瓷砚由于其材料及其烧成方式的特殊性,我们在此选择强调砚的功能与审美相统一,保留砚池、砚堂及其砚边,在造型简洁的同时,使其具有方便的实用性。同时为了保证在使用过程中,砚池中的墨不易干燥,我们选择带盖的瓷砚形式。
 
装饰手法
在瓷砚的装饰方面,我们利用自己打造的刻花工具,选取传统定窑刻花中的莲花纹作为主要装饰纹样,装饰的区域主要集中在瓷砚的盖子表面,砚身不做装饰,视觉上追求明显的繁简对比,呈现出类似浅浮雕的效果。刻花纹饰要求布局严谨、层次分明、线条清晰、繁密有度。
 
成型工艺
在成型方式的选择上,我们选取拉坯成型,制作圆砚,圆砚的墨堂较高,砚池环绕四周。
制作材料我们选择定窑的白泥及釉,期间我们也对釉料的配方及其效果做了实验,包括不同温度,不同厚度,及其不同的胎体所呈现的釉色进行了对比及筛选。目的是使瓷砚的颜色呈现洁净略带泛黄的乳白色,使刻花的装饰纹样如定窑刻花一样,表现出一种特殊的含蓄美。
烧成温度上,我们选择氧化烧1240度,在釉色能够完美呈现的同时,较低的温度能够提升作品烧成的成功率。温度越高,作品所承受的变形等风险就会越大。
 
研究结果
通过对课题的资料收集,借助能代表文人精神和审美的瓷砚为载体,我们从定窑刻花的工艺,砚台的造型入手,依靠对材料、装饰、造型、釉色及烧成一系列环节的实践,制作出了完整的当代定窑刻花瓷砚。
在造型上我们化繁为简,结合当代人对日用器物造型的喜好,将瓷砚造型与实用性和审美相结合。在装饰方面,定窑的刻花,线条优美、刀法奔逸、犀利,在日用器物装饰上独树一帜,充分表达了契合中国文化中的含蓄美。同时我们依靠自身专业的基础,总结出了一套成品率高的烧成方法,避免传统定窑1320度的高温烧成而造成的变形,提高我们的成品率,利于产品的生产与推广。
 
结论
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社会背景,造就了不同的审美情趣与文化倾向。定窑刻花技法演绎到今天,在不丢失传统属性的同时,也应该赋予它新的时代性。随着陶瓷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定窑的刻花产品开始频频露头,使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和了解到定窑的刻花产品,并对其白中泛黄的釉色,精美的刻花装饰产生极大兴趣。此次以瓷砚为载体,我们积极探索定窑刻花技艺在当代陶艺中的装饰应用,了解这种古老的传统装饰手法。刻花工艺不仅仅可以应用在传统的陶瓷器形中,亦可运用到当代茶具、餐具的设计中,使其更富有时代感。在这个基础上我们需进行进一步的市场调研,收集市场大众对刻花作品的反馈情况分析问题,确定大众对刻花产品的当代审美需求。
对于刻花技艺在当代陶艺器物中的应用,我们需要综合装饰风格的多元性,细化不同装饰带来的风貌,通过调整不同的装饰素材(例如我们多样的民族装饰纹样),纹样布局及其结构,装饰纹样所依托的载体,达到设计手法的交叉联合使用,创造出独具一格的陶瓷刻花作品。在不断的刻花装饰创新中,要注重创作手法的有机统一与协调性,考虑兼顾装饰作品的实用价值与审美价值。
在当代陶艺不断发展的今天,如何根植传统,着眼未来成为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做此篇定窑刻花技法在当代陶艺创作中的应用研究,一方面是通过对刻花这一传统的装饰技法深入研究,对其进行归类、对比,启发当代陶艺家在创作过程中,应该始终立足于坚持东方传统文化,融合当代的陶艺创作的理念与诉求,树立属于自己的新标准。
另一方面,深入研究和学习传统的陶瓷装饰技法,也使我们能够了解各个时期的艺术特点。学习陶瓷刻花不仅仅是掌握一种技艺,也有助于我们透过这项技法研究中国传统的工艺美术,它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在各个方面影响、服务着我们。同时手工艺也时刻反应着我们社会的时代思想和审美理念。

 
 
参考文献
陆明华. 中国陶瓷[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2
陈文增. 定窑研究[M].华文出版社 2003
田自秉. 中国工艺美术史[M].东方出版中心 2010
成彩虹  刘冬梅. 五大名窑史话[M].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7
和焕. 当代定窑装饰之拓展[M].陶瓷科学与艺术 2007
李国桢  郭演仪. 历代定窑白瓷研究[J].硅酸盐学报 1983.03期

杨代欣  维微. 中国砚台图录[M] .新疆人民出版社 2002
浙江省博物馆. 杭州古越会馆藏古砚精粹[M].文物出版社 2013
于敏中等. 钦定四库全书 西清砚谱[M].中国书局 2014
叶喆民. 中国陶瓷史[M]. 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