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产品设计中的本质直观与意向性呈现 学术文章/

论产品设计中的本质直观与意向性呈现

论产品设计中的本质直观与意向性呈现

                                             作者:段卫斌

                                                   谢岚汐(中国美术学院上海设计

                                                   学院产品设计与理论研究专业在

                                                   读硕士研究生)

(一)引言

 人是感性的生命,美感是人类独有的情感。本文期望通过美学的角度审视中国传统文化之美与产品之美,通过借鉴前人对中国古代艺术创作研究的成果,分析产品设计这一艺术创作中对于传统文化的意象性呈现方式,把意境、意象等概念引入产品设计之中。运用“对象——意象——形象”的艺术创作方式,实现产品设计的本质直观到意象性呈现。

    设计可以说是将人类的精神意志通过物质的形式具体反映并且影响及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而设计与传统文化是紧密相连的,每一时代、阶段的设计总是依赖于当时的文化背景而存在,并体现出与之相对应的文化特征。文化与设计密不可分。历史上传统文化与设计之间有着频繁的互动,英国工艺美术运动对设计变革的启示、中国明清家具对设计界的影响,无不透露出传统文化和设计之间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的微妙关系。

(二)何为“本质直观”

在德国哲学家埃德蒙多·胡塞尔的现象学中,“本质直观是一种直接的看,不只是感性的、经验的看,而是作为任何一种原初给予的意识的看,是一切合理论断的最终合法根源。”

胡塞尔是如何通过直观来把握本质的?

在胡塞尔看来:

第一,直观首先意味着直接把握对象的意识行为。

第二,本质直观则的对象可以是客观对象例如:一座山峰,也可是实际不存在的对象如方的圆。

第三,本质直观获得的是普遍性的真理。

第四,在本质直观中,想象获得了比知觉优先的地位,想象构成了本质直观的主要方法 。

总之,本质直观就是无中介、直接性地看。这种看并非肉眼之看,而是一种精神之看,它需要通过知觉与想象尤其是想象的自由变更才能达到。同时,对象本身具有无限的丰富性,我们只能看到其中的一部分:被看的事物永远丰富于我们所实际地、真实地看到的东西。

在产品设计中,我们可以把本质直观理解将赋予产品的理念不加任何修饰的,直观、直接的通过造型语言表现出来。

例如:新加坡Gavio 推出的一款扬声器Wrenz(如图一),外形是一只小鸟的模样,它有着亮眼的铝制机身,顶部带有LED指示灯,并将所有连接线和按键都隐藏在尾巴部分。多个小鸟还可以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音乐合唱团式环绕音响系统。这一设计便是小鸟造型的“本质直观”展现,当人们在第一眼观察此产品时,便能明确它的造型来源。

(三)何为“意向性呈现”

“意向性”的概念同样源自胡塞尔,由他创立的现象学哲这个概念做为现象学不可或缺的起点概念和基本概念。这个概念标志着所有意识都是“关于某物的意识”,并且作为这样一种意识而可以得到直接的指明和描述。关于某物的意识是指在广义上的意指行为与被意指之物本身之间可贯通的相互关系。

“意向性”是指意识对意指对象的自身给予或自身拥有的目的指向性。“意向性”意味着所指之物的内含特征,意味着它的能动性。

例如:当我们在看到残缺的圆和残缺的三角形时,这些图形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些零碎的、并不相交组成为封闭图形的线段和曲线,但为什么我们还会把它们看做残缺的圆和三角形?

胡塞尔发现这个是人类心灵的重要功能,而且是在现象学意义上最基础、最重要的功能,即意向性。两个图形只是分别的几条线段、几条曲线,视线却象着了魔一样把我们的意识向三角形和圆形的想法上引,一种无形无声的导引。中国著名的现象学专家倪良康先生对“意向性”概念是这样总结的:“其实“意向性”既不存在于内部主体之中,也不存在于外部客体之中,而是整个主客体关系本身。”法国的哲学家和心理学家雅克·拉康把人的心理活动运作机制看作是在三个领域之间进行的,他认为,人类的心灵能力发生在想像、现实、象征三大领域之间,这三个领域构成正常人的生活世界,构成正常人的知觉能力和感觉能力。

意向性思考是利用人的意向性。例如以自然中的元素进行产品设计时,我们可以在自然美与产品美之间通过意向性思考搭起桥梁,利用想象把自然之美物化到我们的产品造型设计中来。虽然说产品的造型源自于自然中的事物,绝对不是单纯的对自然自然元素的照搬,而是在意向性思考的过程中进行提炼,使其来自自然却高于自然,成为一种抽象的美,并在产品造型上的得以物化。这中间联结的纽带是我们的心,这实际上是从某个层面上肯定了“心”的存在和力量。人与自然和谐相生,自然规律同样运行在人的世界里。自然界荤的美和神奇是令人惊异的,而人的潜能同样不可思议,在自然与产品之间,人充当了一个转换的工具,产品的外形,完全决定于我们的想象,这本身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与前文关于“本质直观”的举例而言,同样是以鸟为设计的元素,大多数人在第一次看到子弹头列车造型时(如图二),是很难辨认出它的造型灵感来自翠鸟的喙(如图三)。翠鸟从空中一头扎入水中,不会溅起任何水花,这主要归功于它那特殊形状的喙。日本工程师们意识到,同样的形状可以解决日本超高速子弹头列车所面临的一个烦人问题。此前,这种列车在驶离隧道时会产生音爆现象。列车在高速行驶中,前部“鼻子”形成的风墙不仅仅会产生巨大的噪音,而且还会减慢列车的速度。而根据翠鸟喙部形状设计的新型列车“鼻子”可以消除这些问题,可以帮助列车能效提高20%。

在我国古代的器物设计中同样存在对元素的意向性提炼,谢赫在《古画品录》序中提出了绘画“六法”:①气韵生动;②骨法用笔;③应物象形;④随类赋彩;⑤经营位置;⑥传移模写。其中气韵生动指生命力,骨法用笔指线条艺术,位居“六法”榜首的“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同样体现在中国人制器的活动中。即中国古人将器物看作是有生命的个体,通过线这种最单纯也最复杂的形式表现器物的生命力。

文本框: 图四  明式圈椅
(图片来源:http://www.peoplearts.cn)
cede80a2-6573-4384-80d5-b2bc44cbd0d9传统坐具设计就吸收了中国传统的用线造型,线条流畅舒展,幽雅大方。如出现在唐宋之间的圈椅,在明之前圈椅造型的发展在传统家具中已达到最完美的基本形式。由于圆靠背和扶手是一顺而下,臂膀和肘部得以全然支撑,坐在上面分外舒适。圈椅表现出艺术意境里所谓的圆融或浑圆美, 好像圈抱着一虚无的球体。 搭配其下相对性的「方」形座盘,圆背椅也有三度空间的代表意义,亦即表达了中国人「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如图四)。

(四)“本质直观”与“意向性呈现”的关系

产品设计的构思阶段,也经历了由本质直观到意向性呈现的过程。“本质直观”与“意向性呈现”都是产品设计的方式方法。不过,相对于“本质直观”的设计方式,“意向性的呈现”或许更贴合国人的审美观念。其中,产品设计与艺术创作是相通的是必须有人的意向性思考参与其中。故而,也可以认为:“意向性呈现“的设计思维是单纯的“本质直观”呈现的升华。

产品设计与艺术创作一样也经历了一个类似于“对象一一意象一一形象”的过程。与其不同的是,在从意象到形象的创作过程,产品设计受到更多客观物质条件的限制,例如:产品设计要更多的为产品使用者,以及产品厂商的利益着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产品与艺术品不同,二者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首先,前者为“有之以为用”,产品的功能性和实用性是使之区别于艺术品的本质所在,产品必须要具有物质上的功用。而艺术品是可以“有之以为利”的,就是说只要存在精神上的功能,可以不必考虑实用与否。

其次,产品是讲究时尚的,每个时代每个民族有与众不同的个性特色和审美需求,要代表当时代的艺术与科技状况。艺术则无所谓时尚,好的艺术作品总是跨越时空的经典之作。

 产品的设计过程中,经常会碰到是通过“本质直观”还是“意向性呈现”设计方式的选择问题。形式与功能,情感与理智、个性与共性、喜好与厌恶等问题,这些问题都与“本质直观”及“意向性呈现”有着密切的直接的关系。对于广义上的产品,产品设计比工业设计发展要早很多。早在原始时代,人类就开始进行简单的产品设计。不过原始时代的产品设计完全是为了生存需要,更多的是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这个时期制造的无论是工具还是器皿,虽然简单,但却表现出一定的科学合理性。所以这个时期的产品是人对需求的“本质直观”呈现。

人类经过长期的劳动,感性经验的不断积累,逐渐形成了科学系统,人类思维也得到发展。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到近现代为止,人类的产品设计有更多的理性参与,但这还是无意识的理性构成,甚至出现反理性的现象,也是产品设计中“意向性呈现”的初探。例如17、18世纪出现的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过度繁琐的装饰甚至损坏了产品的功能,但这一切也都是“意向性呈现”的一种体现。

 包豪斯之后,现代主义迅速发展,继而是后现代主义等多元化风格设计不断出现,在这些的风格之间,感性与理性在产品设计中互相补充,互相渗透。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下,产品设计单纯的理性或功能已不能满足人们的生活和审美要求。因此感性因素在产品设计中的地位越来越显得重要。在现代设计中,产品设计的理性一般指的是产品的科学性、技术性和逻辑性,具体牵涉到产品的功能、结构、材料、人机等。产品的感性一般指的是产品的艺术性、情感性、心理性和人文性,具体表现在产品的形态、色彩和材质等方面。产品设计无论是感性的还是理性的,都是设计者思想、意识和创意的一种表达。所以产品设计中越来越关注其“意向性呈现”。前面提到表现形式的感性特征并不代表认识只能停留在感性认识的水平上,同样,表现形式的理性特征也并不代表认识只是纯粹的理性逻辑思考。人类经过长期的经验积累,对设计的元素理解都会有共同性。这些共同性使产品信息形成一种情感征兆,会唤起人们大致相同的反应。另外,产品的给受众的表层情感与深层情感相互作用,各种感性的和理性的元素互相组合或补充,也是将“本质直观”与“意向性呈现”结合,共同构成产品的整体。

(五)产品设计中对传统文化的本质直观与意向性呈现

中国古代艺术以表意性为特征,多为“对象一一意象一一形象”的创作过程,在很多艺术门类里都是同样适用的。艺术创作通常是没有时空阻隔的,那么古代的艺术创作方法,应该可以在现时代借鉴。产品设计是一种创造性的工作,从某个角度来看,设计也是艺术的一种,那么中国古代艺术的创作方法,对于新产品的开发,应该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以中国古代哲学作为思维基点,认同“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生,借鉴中国古代艺术创作的程序,即从对象一一意象一一形象的过程,来实现从自然之美“本质直观”提炼到产品艺术美的“意向性呈现”物化。对应于艺术创作中“对象一一意象一一形象”的过程,产品设计里自然之美到产品形态的物化表现为“自然之美(“本质直观”)一一自然美的意象(设计师的思考)一一未来的产品形态(“意向性呈现”)”。

 例如,我们可以运用“胸有成竹”的来简单的解释“对象一一意象一一形象”这一产品设计的过程。“对象”——指自然之竹,可以是我们身边眼前的竹,可以是记忆当中曾经见过的竹,也可以是通过图片、文字等形式的竹。从自然之美到产品形态的物化“对象”是属于“经验”范畴的,人在通过视听等方式获得这些信息以后,会在心中形成关于竹的印象,这个“印象”受到个人不同的气质、生活经历的影响从而带上浓重的个人色彩,这个印象是我们所说的“意象”。在这之后,设计师在创作“竹”这个作品时,必定是经过了从对象到意象的过程,这时候人的“意向性”就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人在“胸中之竹”与“笔下之竹”之间进行意向性的思考,最终形成了“竹”这一作品。

 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有着五千年的漫长的发展历史。悠久的历史,从而孕育了丰富多彩的文化符号。中国传统文化符号按天、地、人共分为两大类,一是天地和人的自然之符,简称自然符。一是人类对天地之符感受之后模拟出的人为之符,简称人造符号。这些图形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变迁,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材料工艺的不断演变,以及与外来文化的不断融合而不断的延伸衍变,从而形成了中国特有的传统文化符号体系。

 作为一个重要的设计元素,作为传统文化符号的传统图案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之所以具有如此鲜活的生命力,是因为它与我们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文化渊源,情感表达方式密不可分。

文本框: 图五  太极八卦书架
(图片来源:http://www.yoka.com)

 对我国的民族文化,即要发掘出其中蕴藏的丰富资源,又要看到其中存在的不足和缺憾,在现代产品设计时,要活学活用。现在有种倾向就是不加消化地使用传统元素,在结构和式样上进行简单的处理,认为打个中国结或使用些榫卯结构,或者直接把金元宝、如意、太极图、戏剧脸谱等图案、造型直接运用到产品上,就具有文化性,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对传统文化的“本质直观”表达。殊不知这恰恰是远离文化的一种流于表面的吸收及刻意模仿。我们反对将历史的符号直接带入某一项设计中去,这样极其容易使人感到哗众取宠和缺乏灵气(如图五)。基于此,我们可以以历史上的文化载体作为引子,捕捉其中的设计内韵,使这种独具魅力的特质气息贯穿于现代设计之中这便是传统文化在产品设计中的“意向性呈现”。

 在进行产品设计的过程中,通常要用优秀的传统文化指导现代设计。例如:1.提倡天然淳朴、宁静淡雅的简约之风。

 中国传统文化崇尚天然淳朴、宁静淡雅的审美情趣,设计提倡顺物自然。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简约主义是一种基于人格力量的审美理想,是提倡人在物质世界中的主体地位,提倡物为人所用、物为人服务的积极世界观,其中蕴含的自尊自爱、真善平和的思想更是值得当代设计师高度重视。我们应该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养料,简约朴素的设计风格将给人们带来一股闲雅、恬静的清新空气。

 2.弘扬“美善相乐”的造物文化,追求功能与形式的和谐统一。

 中国造物文化的“美善相乐”、“文质彬彬”、美观与品质相得益彰、功能与形式和谐统一的造物主张,一直为中国设计师所称道。我们应将现代的设计方法与中国的造物文化相结合, 从而化作新的民族艺术设计风格。

 这些可以说都是产品设计中对传统文化的“意向性呈现”。例如:由日本设计师sakura adachi设计,获得2010红点设计奖的概念水果碗(如图六),同样也是太极文化在产品设计中的呈现。它不仅节省空间,还可以用来沥水。这便是意向性呈现在产品设计中的引用。

通过前面对“本质直观和意向性呈现”哲学思想及其在设计上的应用分析以及实际的探索,我们可以知道,在产品设计中以意向性呈现的方式展示其丰富内涵,它表现出的人与自然高度和谐、天人合一的人生境界,这些也是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完美体现。同时,对于现代设计的研究及应用发展都具有及其重要的意义。

    笔者认为,处于当代中国的产品设计师,在主动接受西方优秀技术与文化的同时,应更加注重结合中国本土实际情况,梳理设计过程中的核心概念并对其进行意向性呈现,创造出适合中国发展的产品设计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