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乡公共活动空间探究 学术文章/

江南水乡公共活动空间探究

江南水乡公共活动空间探究
                                                  作    者:关轶童 符梦翩
                                       中国美术学院 浙江省杭州市 310024
                                          指导老师:钱晨
引言:
    公共空间是人们日常户外活动的重要场所,反映着人们不同的生活方式和需求,由此看来公共空间应是以人为主导,与人共同作用(伴随着人们的需求产生的,人们之间的交往需要场所的支持,而且人们自身对于室外公共活动也有一定的需求,而公共空间提供了这样一个场所)的产物,它如同年轮一般记录着空间以及人在空间当中的各种活动。
但如今,在城市化的浪潮中,公共空间已经渐渐失去了大多数人参与的公共性,公众的需求对其影响也是微乎其微,逐渐趋向为少数人主导的“规划工具”。但江南水乡特殊的生活方式和空间结构,使得其公共空间保有大多数居民参与的特点,并且形成了它特有的空间形式。
本文以乌镇、南浔为例,通过对他们居民的“公共意识”,“公共家具”,“公共场所”的分析,向人们诉说江南一带特殊的水乡广场模式和它未来无限的可能。
 
1水乡城镇的空间结构特征
1.1“内向型”的空间结构
以乌镇为例,在整个平面布局中并无明确的中心,建筑布局均匀,建筑类型单一,但是隐藏在整个布局中的一个个港口,桥面空间形成了一个个隐形的小中心,建筑、行人都因此出现了向心秩序。水乡建筑是沿着水道来进行布置的,呈现出线性连续,这种线性连续促进了河道与街道围合封闭空间的形成。由于这种特殊的空间结构,水乡呈现出“内向型”发展的特征。
1.2巷弄结构特点
水乡内部水网和路网交织,形成两种的巷弄结构。第一种为水巷,水是划分水乡内部格局的重要元素,每一区块因水而聚,因水而分,聚在桥、巷、馆,分在居与景,水乡内部水路也是必不可少的交通方式,它连接着街巷(陆地)并与其合为一体,因此称其为水巷。 水巷主要包括主水巷和次水巷,主水巷是指水乡城镇中贯穿镇区的主河道,供大型船只的来往,河道比较宽,如乌镇的市河、南浔的运河(图)。次水巷是相对主水巷尺度较小的河道,比较世俗化,供居民日常生活、交通使用。
第二种为街巷,水乡内部被水流划分成若干区块,每一区块有其自身的结构布局,其中每一条街巷都通向岸边埠头,因为这种街巷模式的存在才使水乡内部四通八达,陆水合一。街巷主要包括主要街道、次要街道、街巷和弄堂。主要街道一般在主要水巷的两侧,多商业店铺。次要街道大多不依托于水巷,属于普通的街道,相对主要街道尺度较小且更具生活气息。街巷是垂直于主、次街道发展的道路,连接住户与主要街道。弄堂则是更次一级的小道,通常非常狭窄,连通街坊中的宅院。
 
 
2水乡城镇公共空间的特殊性
2.1特殊性的形成原因
由于自成体系的格局以及相对原始的生活方式,水乡城镇与外界形成了天然的屏障,水乡内部的结构特征和外部现代化的格局大相径庭。相对于外部现代化的城市格局,水乡小镇犹如桃源居所,还原人们最原始的生活方式与诉求,因人们的需求而更新变化,即使古镇外围边界区域或多或少受到现代化建设潮流的冲击,但核心区域的空间格局上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2.2保有公共性的水乡公共空间
水乡城镇中公共空间的发展,以世俗生活为主,巷道,水道更贴近居民生活,是最直接有效的载体。因此,形成了以水乡巷道,水道为依托的线性延展式动态公共空间,如水上廊道等。
在水乡小镇中由于基本无差别的建筑形式和自由的生活模式,居住于此的人们可以依照自己的需求,自由的去调整和补充自己所生活的空间。人们的供需反映在他们自发建造的小型公共空间中,比如开放庭院。而具有相同需求的公共空间可能被合并为广场型公共活动空间,这样的公共空间则变成了体现水乡个性的标志,如同人文景观学者杰克逊说过的那样:“广场绝不应仅仅理解为一个环境和展示性的舞台,广场的内涵是极其丰富的,它曾经是而且仍然是当地社会秩序的显示,是人与人、市民与当权者之间关系的反映。广场使个体在社区中的地位和作用得以显现,它使每一个人在社会中的政治、信仰、消费归属和认同得以彰显,并使这种归属和认同得以强化。公共广场不仅仅是一个供人休闲和唤起人们环境意识的场所,它还是唤起公民意识的场所。[2]
2.3水乡公共空间的类型及特点
水乡之中公共场所和公共家具都是人们自发建造,因此具有大多数人参与的公共性,居民参与度比较高,同时满足着人们对日常生活的不同需求。以下是对几种常见主要公共空间的分析:
①戏台:通常设置在沿街的空地上,空间相对闭合,以围合出一个比较完整的、戏台为中心的空间。一个伸出式戏台,观众以三面围合的方式进行观看活动,形成非常自由的观演关 系。一般传统村镇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会有戏剧演出,所以依附于戏台的空地是整个村镇的人聚集的场所。看戏需要开阔的视野,因而空地中没有置入多余的元素,以保证视线不被阻断。
乌镇的水剧场虽然舞台与观众之间隔着水,整个剧场给人的感觉依旧是整体的。四周的树木、建筑都起到了围合的作用。同样的,日月剧场作为一个露天的演出场所,以两侧建筑高大的观音兜山墙作为主要的围合工具,形成一个相对闭合的演出空间。
②桥头及桥面:桥作为水乡中的重要交通元素,桥与两岸相接的桥头空间也同样成为了重要的交通枢纽。有的河道交汇处有两道桥交于同一空地,形成了较大的公共空间节点。此类节点常常设有商店,吸引人们停留。
桥上的空间则是夏季乘凉的绝佳场所,乌镇西栅的许多桥梁高处都能看到与桥梁一体建造的石质长凳,供人们休憩。
③埠头:水乡中的埠头是水陆结合的微型广场空间,由陆上人们停留的空间和水上船只停留空间共同构成。乌镇西栅的埠头大多是用于住户的私人船只来往,陆上停留空间尺度不大,一般仅一个开间,隐藏于沿河各房屋之间。相比之下,由于水道与运河相连,常常经过大型货船,南浔的埠头空间尺度更大。
④街巷节点:街巷的交叉、膨胀会产生或大或小街巷节点。小型的可能是宅院的入口,居民休息、纳凉的场所,相对大型的也许是商业中心,商业店铺聚集的地方。
这些活动场所以点状或线状分布在水乡各处,成为了水乡内部调节建筑,巷到,居民三者关系必不可少的调节剂。
乌镇、南浔主要公共活动空间类型及特点
活动空间类型 空间活动 空间形式 性质 广场家具 数量
戏台广场 看戏 相对闭合 休闲 戏台、树木
街巷节点 休憩、交易 开敞 交通、休闲 石凳
埠头等候区 等候、休憩 比较开敞 交通、休闲 长凳
桥头及桥面 休憩 开敞 交通、休闲 树木、石凳 较多
 
 
3拥有无限可能的江南小镇
3.1 讨论现代表达的必要性
随着新型城镇化的迅速发展,一些保有江南传统特色的城镇正在消失。许多古镇的原住民早已离开,去新型城镇寻求更舒适的居所,留下的只有些年老者以及一些服务游客的小店铺、茶馆。这些失去居民的水乡古镇不再有过去的气息,桥头巷尾也少了驻足乘凉、摇扇闲聊居民的身影,取而代之的则是异常浓厚的商业氛围,更有在入夜时仍旧喧闹的酒吧一条街。
因此关于江南传统城镇空间场所的保护和更新有一定的紧迫性。当然,保护并不一定是完全的恢复传统,现代事物的引入有的时候会使古镇焕发出不一样的活力。
3.2 现代事物的置入及其影响
公共空间是属于大众的,现代艺术作品的置入似乎是一种“入侵”,改变了整个空间的氛围,同时赋予了空间新的可能。人们被艺术装置所吸引,从而聚集、停留而后产生一系列的互动,而此时人的活动又成为影响公共空间的重要因素。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中五位艺术家将艺术作品放置在室外广场中,在实现他们的创作意图和理想的同时,装置的出现也重新定义了广场。
穿过狭窄的、小尺度的典型水乡巷道,路过小体量的传统江南建筑来到视野宽阔水剧场,进入的瞬间,人们看到大型装置《浮鱼》就会马上感知到周围事物尺度上的差异。即使水剧场是乌镇中尺度较大的广场空间,《浮鱼》的置入不显拥挤,但其巨大的体量还是与周围建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浮鱼》带来的强烈对比冲击不仅仅是因为体量之大,也因其明快的色彩。周围的白墙黑瓦、绿树灰砖都是典型的江南水乡的暗沉色调,对比之下,通体粉红的装置就显得更加亮眼。人的体量在面对巨大装置时瞬间消解,于是关于装置、人、场地三者之间的关系就相应地发生了变化。大型物体与人们的互动在于提供了多维的观察视角,人们为了观察细部而去靠近装置,或者为了观其全貌而退到远处,因此,人们会自发的去选择驻足地,整个场地里任何一个角落都可能是游客的选择停留的地方。这就是装置为进入这个广场的人们带来的各种可能性。
乌镇水剧场以观众席、水面以及水对岸的邻水舞台组成,戏剧的展演主要在邻水舞台上呈现。而弗洛伦泰因•霍夫曼认为水剧场是类似水族馆中海豚、鲸鱼表演的空间,有水有座位却没有海豚或鲸鱼,因此以水面为舞台又赋予了场地一种新的可能。
装置《任何方向》同样使人们的行为与广场空间的关系发生新的变化。“观众在行走中,不经意地踏上这件机械装置作品上,停在哪个方向,你将去往哪个方向。”踏上这个装置意味着行走路线的被动改变,所面对的也将是与预期不同的空间场景,也就意味着观众与广场互动的增加。
3.3未来的可能性
大多艺术装置存在的时间是短暂的,它给人们去想象空间的可能性,不管是《浮鱼》还是《任何方向》他们都是在强调人在水乡之中的主导性,前者是尺度上的挑战,后者是选择上的方向,当不同需求的人被这些元素打散重新分配于水乡小镇之中,人对水乡空间的自发建造和水乡空间对人的反应又将如何呢?
 
 
 
 
 
 
 
 
 
 
 
 
[1] Newton,Norman T. Design on The Land:The Development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USA: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1991:56-78
[2] Pregill,P.andVolkman,N.Landscape inHistory.NewYork:New Society Publishers.1994:135-143
[3]《城市建设艺术》,〔奥〕卡米诺·西特 著,仲德昆 译,东南大学出版社.1990